南滨路的四辩当美食街已成过去时

 时间:2015-10-23 05:28:51 贡献者:龙源期刊网

导读: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南滨路的四辩当美食街已成过去时作者:周凡茹 来源:《城市地理》2015 年第 03 期夜色将近,天空的色彩还未完全褪去,一抹深紫的云流连在南滨路头顶的天空

南滨路美食街夜景
南滨路美食街夜景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南滨路的四辩当美食街已成过去时作者:周凡茹 来源:《城市地理》2015 年第 03 期夜色将近,天空的色彩还未完全褪去,一抹深紫的云流连在南滨路头顶的天空,仿佛小睡 初醒美人发丝一缕。

在即将到来的深沉的夜中,稀疏的灯光仿佛它的眼神,放出纤美柔亮的光 彩。

南滨路傍晚景色依旧夺人眼球,但在经历了十年黄金时代后,这条重庆曾经最知名,最体 面的餐饮街市,已不复昔日盛景。

英文导读: The government takes care of the culture about Nanbin Road. Culture should be the most important factor to reform Nanbin Road. 南滨路的新风尚 最近,南滨路业务最好的企业据说是装修公司。

在节俭之风劲吹之际,这里曾经火爆的餐饮市场渐渐门庭冷落,尤其是高端餐饮、高端会 所的收益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急速下滑,一部分高端餐饮企业索性直接关门歇客,“整形”成医 院、超市、甚至摩托车销售点。

“我上个月和这个月的工资还没有拿到,从去年 11 月份,我的保险就停了,公司没有 交。

”在南滨路一家高档餐厅打工的罗大姐说,她在这里工作了 9 年多,主要负责中央厨房对 各店的货品配送,她见证过南滨路的黄金时代。

在如今的大环境下,高端餐饮不好做了,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南滨路上,几乎所有的高 端餐企老板都知道,不转型一定会死,不过他们也在担心,转型会死得更快:一些餐企业推出 团购,以期成功转型。

虽然吸引了一批年轻的消费群体,但老顾客却并不买帐,此消彼长,困 境依旧;有的餐企也曾考虑过重新装修,但简装至少花费百万元,全方位的包装动辄上千万, 还要考虑各种风险,万一年轻消费者不喜欢,钱不是全打水漂?其次,放弃多年熬出口碑的老 字号高端品牌,代价过大,也会对旗下所有品牌造成冲击;另一些餐企则直接打起了价格战。

在南滨路经营两家酒楼的吴雯(化名)介绍,她旗下酒楼推出了多款 30 元以内的菜品,但买 单的顾客依旧不多。

虽然很不乐意,吴雯还是打算继续降价,因为百米开外,另一家高端酒楼 已经重整成老火锅,人均消费不过 50 元。

“我不跟,只有饿死。

” 新潮一点的餐企,添加了免费 WiFi、微信等,但也未带来有效改变。

只有那些果断推出 新副牌的高端餐企,才算尝到一点转型的甜头。

它们依托自己良好的就餐环境,卖起了生煎、 锅贴、烧麦等小吃,人均消费 60 元,这种“错位”的创新反而带来不小的收益。

业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无论怎么转型,只有回归到“吃饭”本身,餐企才算走上正路。

“餐饮界向来重视食材,但过去十几年有点跑偏了,尤其是高端餐饮,片面追求食材的稀有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性,比如吃野味。

还有就是到国际市场竞拍稀有食材,比如说白松露。

”中国烹饪协会会长助 理边疆说,“大家关心的是,我吃到了什么东西,越是吃不到的东西,觉得越高级。

”他认为, 随着反腐败反浪费成为社会常态,这些过度奢华的东西慢慢就会被削减,这种泡沫要被打掉, 还美食原本的面貌。

南滨路只是半成品? 但在重庆市设计院规划师卓鸿看来,无论是大环境的变化,还是食材选择的落后,都并非 南滨路重登高峰的主要障碍。

“难道我们的滨江路就只是用来吃饭的?”卓鸿很早之前就提出过这样的质问。

“1998 年, 南滨路正式开工,4 年后一期工程全线通车。

经过多年的发展,这里成为了重庆旅游的一张光 鲜名片。

可是,这张名片上最让人铭记的称谓是什么?无非还是美食聚集地。

” 在南滨路以美食为招牌崛起后,重庆各大滨江路纷纷依样画葫芦,引入的餐饮企业越来越 多,各条滨江路同质化竞争的苗头愈发明显。

南滨路试图要成为重庆的著名观光带,北滨路也 努力打造重庆的风情街,巴滨路更要变身重庆的都市名片,但实际上,大多数滨江路都还是餐 饮和酒吧的集散地。

毋庸置疑,依江而筑、因江而兴的重庆,其人文景观,注定离不开环抱自身的两江。

如果 说江是这座城市的意象,那么,两岸的滨江路景观就应该是意象的脸面。

但是,这张“脸”上却 有太多千人一面的遗憾。

即便是在最鼎盛时期,客如云集的南滨路曾有“重庆外滩”的美誉,但长居重庆的上海人吴 先生却并不认可,“南滨路和外滩其实有很大的区别。

” 吴先生告诉本刊记者,外滩的核心不是那些大牌云集的专卖店或者一窝蜂堆积的咖啡馆、 餐厅,这些东西都可以复制,而难以复制的则是由 52 栋哥特式、罗马式、巴洛克式、中西合 壁式古典复兴大楼构成的旧上海金融中心,从常胜军纪念碑到黄埔公园再到和平女神像,在外 滩每一处建筑或雕塑,总能引导你去忆起这个城市过去的点滴。

正如维克多雨果所说:“建筑 是用石头记录的史书”,外滩便是这样一个巨大的图书馆。

和上海一样,重庆也有着开埠的经历。

作为开埠的先锋,南滨路并不缺少历史沉淀。

但这 部分记忆,在南滨路却集体失语。

即使有几栋稀稀拉拉的仿古建筑,也几乎清一色的食肆酒 楼。

而且,风格也莫名其妙,跟这个城市的传承并不搭界。

真正的老洋行、故居躺在那里无人 问津,而那些真实存在过的历史,到如今被人们自作主张地重新模仿,却又缺少时间沉淀的独 特韵味,反而成了四不像,南滨路也因此丧失了自己的特征,陷入同质化竞争的泥潭。

无独有偶,一位对重庆人文历史很感兴趣的旅行者,在游玩了重庆之后,也提到了前面所 言的“南滨路缺点”。

他在自己的博客里激烈地写道:“重庆南滨路的文化已死”。

如此失落的感

 
 

微信关注公众号,送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