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传销经历

 时间:2011-10-24 11:21:25 贡献者:949542090

导读:第一章一个梦: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衣着干净,皮鞋擦得锃亮,头发梳 理的倍儿整齐。在他们看来有一句话可以概括这样的形象:头可断,发型不能乱,血可流, 皮鞋

我的传销经历
我的传销经历

第一章一个梦: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衣着干净,皮鞋擦得锃亮,头发梳 理的倍儿整齐。

在他们看来有一句话可以概括这样的形象:头可断,发型不能乱,血可流, 皮鞋不能没有油。

整天说着同样的话:成功的理由只有一个,失败的理由有千万个,我要成 功! 用他们的话说他们那一群人叫团队,或者叫网络,是一个代名词。

在团队里流行两首 歌,被称之为网络之歌。

一首是《从头再来》 ,另一首是《闯码头》 。

着两首歌在他们每次吃 饭的时候经常唱,一是为了给自己以激励,再者就是唱给新朋友听,让新朋友更早的加入到 团队当中来,当初我就是以一个新朋友的身份来到团队中。

2006 年国庆节前四天,我正在街上走着,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从成都打来的。

“蚊子,我是小雷,最近在忙什么,身体还好?” “还好,在上学,你在干什么?” “我在成都,做物流运输,这边挺好的,兄弟们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了,打个电话看你 小灵通停机没,有事没事长联系,我现在有点儿事要忙就先不跟你说了,兄弟在家多注意身 体。

” “没事儿,你也一样多注意身体,下次再聊” “恩,好,再见! ” “再见! ” 接完电话心里有一点儿小感动, 因为平时在一起我们从来没有这样亲切的彼此关心过 对方,我感觉好像有事儿要发生一样。

小雷是我高中三年的同学,从开学第一天我们就住在一个寝室,我们两个的铺位紧挨 着。

高兴起来我们像个小孩子一样在床上狂疯,不分你我。

高一下学期因为一个小冲突,导 致我们两个好长一段时间不言语了。

后来还是他先跟我和解的,之后我们就慢慢长大发了, 不在像刚开始那样疯狂,彼此之间有一堵无形的纸墙把我们隔着。

9 月 28 号下午,我在操场上打篮球,手机响了,拿过来一看又是成都的,我想肯定是 小雷,估计现在不忙了,有空给我打电话聊天吧。

接通了,相互只说了几句,又彼此都关心 了一下,才开始说正事,听完电话高兴的只蹦,篮球也没打了,就请假去火车站买了一张到 成都的车票。

他说十一我们放假七天,有时间可以去成都玩两天,并给我报销路费。

本来就 喜欢玩的我再加上不用自己花钱就可以玩, 多爽啊。

刚好十一又是长假, 他也有时间陪我玩, 在这个天时、地利、人和都占尽,太合适了。

进川的车票太好买了,于是乎就在十一那天到 了天府之国成都。

在火车上兴奋的一夜没合眼,想睡可是睡不着,就一路欣赏车外的风景,没出过远门的 我就顺便看看外面的世界。

第二章下了火车就迫不及待给他打电话,一摸兜,完了,是白来了,他的电话号码没带,因为 想到小灵通在外地不可用所以就没带在身上, 放在表姐家, 号码也记不住, 把我急的直想哭。

等我稳定情绪后就想办法找他的联系方式。

先给我表姐打了个电话,让她帮我查。

拿着查到 的话码找公用电话,对着号码拨了过去。

“兄弟,你在哪儿,我已经到了,过来接我。

” “不好意思今天还有点儿事儿,不在成都,在乐山市,车子也坏了,这样吧,你自己先 坐个三轮车到青羊汽车站,然后买到乐山的汽车票自己坐车先过来,实在不好意思”

挂断电话我心里哇凉哇凉滴,我靠,好不容哟来一趟四川,居然搞了个没时间,我郁闷 了半天,一屁股坐在车站出口台阶上。

说实话我很是失望,没办法只有去买票坐车到乐山。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到了乐山联运汽车站,一下车就给他打电话,挂完电话就坐在 车站大厅蓝色座椅上等待,他说只要五分钟就过来了。

果然很快就来了,因为看到了一个熟 悉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我心里那个高兴,无法用语言形容了。

毕竟是在外地,能见着一个认 识的人很难,见着一个非常熟悉的人就更难。

看到他就主动跑过去,以为要来一个深深的拥 抱,结果我想错了,只是给我来了一个很正式的握手礼。

握完了给我介绍了跟他一起来的朋 友。

一眼看去,最少四十多岁,满脸的皱纹,就像昔阳大寨村的梯田,很紧凑。

后来时间长 了在一起,对他的了解越来越多。

他是湖南人,年龄只有三十二岁,因为很小就在广东一带 混社会,饱经风霜,也受了很多苦,所以才导致他现在看上去未老先衰的样子。

我说想回去 现睡会儿,困得很,再者就为了明天去旅游有精神。

但是小雷说刚到这边来,离晚饭时间还 有两三个小时,带我在这片儿转转,熟悉一下环境,认下路,以免我独自外出是迷路不知道 回家。

跟他一起来的朋友叫范淑华,我就叫他范哥,接下来在压马路的时候就他跟我说的最 多,问这个问那个的。

问得我好烦,出于礼貌就只有说是是是,和不断地点头。

没话说了就 问我“你看那棵树粗不粗,直不直,十堰有没有那种树?”我就应付性的回答他。

就这样一路走一路说,我根本就不知道范哥说的什么内容,脑袋混混成成的。

记得最深 的一个地方时乐山市时代广场,像公园,里面有很多没见过的树、花和草。

还有一个迂回曲 折的人工池塘,因为天气还有点热,很多各色的鲤鱼游在水面,岸上有不少的人在喂它们。

印象比较深的还是那颗榕树,粗大不高,长势很健康,枝繁叶茂,根系发达。

树下的空间足 可以容纳百十号人乘凉。

广场旁边是北京华联分店、乐山市联运汽车总站、宝马 4s 店。

就是这几个小时的时间,我认识了宝马、保时捷、法拉利、宾利、别克、奔驰,还有一 辆加长林肯房车,对于我来说开了点眼界。

以前不认识的名车现在认识了,没见过的也见过 了。

我肚子饿了,就跟他们说去吃饭,他们就带我去饭店。

七拐八拐远远看见一个很大的酒 店,原以为他们要带我去吃火锅。

在我意识当中四川火锅比较出名,刚好第一次来四川,能 吃上正宗四川火锅, 再者我从十堰来这儿, 也就只有小雷一个兄弟, 哈好他要请我吃一顿吧。

我也不知道路,他们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

走近了,就快到门口了突然一个转身从旁边 拐角走进去了,然后边走边对我说“朋友,知道四川什么最有名吗?” “不就是四川火锅吗?”我说完他们两个在那笑,我不知道他们笑是什么意思,难道不 是?还是我说错话了?还是我孤陋寡闻? “不是,是小吃” “什么小吃啊,我怎么没听说过?” “现在不告诉你,等到了地方就知道了。

我可以肯定,你绝对没有吃过的。

”范哥笑着 给我说到。

“到底是什么小吃啊,赶紧先说说?”我追问他。

“现在不能说,说了你就没有新鲜感了,一会儿就到了,到了你就知道了。

” 我没在问了,等到了地方看看到底是什么小吃,还不说。

后来才知道为什么没有说了。

压了半天的马路,很累,人又困,搞得我卡不住了,想找个地方做一下。

他们也不管我 累不累,就一直在前面走。

我实在是不行了,正要准备坐下来休息一会儿的,范哥就说“兄 弟,到了。

”抬头看见一家饭店,门口就挂着一块儿手写的招牌,现在忘记了写的是什么。

当时确实是累,就稀里糊涂的走了进去,赶紧找了个位置坐下,到了一杯茶慢慢喝着。

不过 心里有点儿失落感,那种感觉就想从天上突然掉到了地上,反正是心里很不舒服。

在慢慢观 察此店,没装修,六面水泥墙,简单的桌子就那么几件,高塑料凳子,餐厅与厨房混合在一 起,厨房顶已被油烟熏黑了一大块。

可能是人少的原因,我们点的“小吃”很快就上来了。

什么小吃,原来就是热干面,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酱,当时挺饿得,就狼吞虎咽的 吃起来了, 味道还可以, 不是太难吃。

但它的名字不叫热干面, 叫什么来着也忘了, 管他呢, 先吃饱再说。

后来在四川呆了将近 14 个月, 就一直没在吃过。

我吃饭快, 再加上本来就饿, 一会儿就吃完了。

看看他们还有大半碗,我说了一句客套话: “你们消停吃! ” “吃饱没,再来一份儿?”范哥吃着说。

“吃饱了,你们慢点儿吃。

”那个时候我脸皮薄,没吃饱也说吃饱了。

端起水杯继续喝 水,顺便等他们吃完。

我以为他们所谓的小吃很贵,我正准备问老板付钱的时候,他们抢着付钱,还不让我看 见。

后来才知道那一碗面才 1.5 元。

我后悔当时怎么不在多吃一碗,反正又便宜。

现在想起 那碗面那个味道,真的好想再吃几碗。

从店里出来天已经黑了,心想,这饭也吃了,天也黑了,该回家了吧,我就对小雷说赶 紧回去吧,好 JB 累,回去洗洗好好睡一觉。

他们就带我往回家走。

所说的家其实就是他们 在那边租的房子,三室两厅,简装房子,客厅里就摆了一张简易小桌,旁边放了十几个小塑 料凳子,还有一个简易支架,放满了各种水杯,看上去都是便宜货。

在一进门的时候,范哥说了句“小弟回来了”之后,房间里面有六个人,全部冲上来给 我激烈的握手,并说“小弟,辛苦了! ”以前从没见过这么热情的一帮人,把我给感动的连 说不辛苦。

然后其中的一个陌生人把我拉进去给我弄了个凳子让我坐下, 另外一个不认识的 迅速给我倒了一杯水,双手递到我手上,很是恭敬的样子。

再后来他们几个就让我和他们一 起打牌,说什么斗地主、流氓十三张、拖拉机、红桃 A,其中流氓十三张和红桃 A 我没听过 更没玩过。

其实我不想玩,只想睡觉,也是出于礼貌就说陪他们玩一会儿。

流氓是三张玩法在这儿给大伙介绍一下。

一副扑克里抽出 2、3、4、5、6、7、8、9、 10、J、Q、K、A,最多不能超过 13 个人玩,最少不低于 5 人。

按顺序发牌,发到手中的牌 不能让别人知道,拿到 A 的人先出牌,不说话;拿 2 的人说干什么事, (要干的事很多,越 流氓越好,比如:摸大腿内侧、零距离拥抱、接吻、猪八戒背媳妇、学狗撒尿、咬耳朵) ; 拿 3 的人决定同不同意;拿 4 的说几和几,只能说两个数字,从 5 以后的,包括 5 在内,被 抽中的两个人就按照拿 2 的人说的事情做, 没抽中的人监督被抽中的人。

晚上没有玩流氓十 三张,就跟他们玩拖拉机,也许是因为好久没玩的原因,想玩一下的。

在玩的过程中都在相 互介绍自己。

再后来一段时间里流氓十三张玩得最多。

晚上吃完饭朝回家走的路上,范哥跟我说晚上会有两位领导来看我,一位长的很帅,一 位非常漂亮,并说还要给我们带点礼物,当时我听了很高心,我过来还有领导来看我,被重 视的感觉挺好。

没玩够一圈牌,那两个“领导”就来了。

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只见他们 那一群人像疯子一样跑过去和领导抢着握手,还说领导辛苦了,怎么有时间来看我们,还说 你们一来家里的灯光亮了不少。

我循着一声声领导辛苦了望过去,看见确实来了两个人,一 男一女。

男的个子还没我高,165cm,女的就更矮了,160cm 的个子。

他们进来之后我也跟 他们握了手,然后就在靠窗户的位置坐下,我们这些就坐在他们对面,形成了众星拱月的模 式。

接下来就是给我解释没有买礼物的原因,之后就跟我聊天,聊发展趋势,以及直销业。

那个时候我觉得他们说的挺有道理的,就不住的点头。

直到后来我发现他们说的都是狗屁。

听着听着我不住的打哈欠,没注意到他们说的什么话,记得较深的几句话就是告诉我不 是让我来旅游的,而是来看一个叫网络营销的新型行业。

管他什么东西,我只想睡觉。

也不 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走的,我说要睡觉,好几个人都来伺候我,一个给我挤牙膏,一个给我到 水漱口,还有一个给我打水洗脸,还有拿毛巾的,最后竟然有一个 18 岁荆州姑娘要给我洗 脚,我脸刷地一下就红了,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哪个姑娘给我洗过脚,再者我脚也相当的臭, 有名的香港脚。

我实在是不好意思,没让他们洗,可他们坚持要给我洗,我就说你们要再给 我洗我就不洗了,没办法就让我我自己洗了。

然后范哥带我到一个房间去休息,还以为睡床

呢,没想到睡得竟是地铺,被他们称之为日本料理榻榻米,可笑之极。

不过也挺好,总比没 地方睡要强的多。

有次到外地出差,因为时间太晚,找不到住的地儿,只好在车站大厅里坐 了一夜。

所谓的榻榻米就是拼图, 铺满了整个房间, 在在拼图上面铺上一层垫被, 就那样睡, 没多久我就睡着了。

估计确实是累着了,晚上连梦也没做(平时睡觉爱做梦) 。

感觉睡得好 香甜。

第二天早上是被范哥叫醒的,当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就问了下时间是六点半,心想这么早 就叫我起床,想在睡会儿,还没睡够,就不管礼貌不礼貌的躺下了继续睡,估计他们觉得我 是新来的,可以让我再睡会儿,就出去了。

躺下来没过多久就快要睡着了,隐隐约约听见有 人在唱歌,搞得我也睡不着了,就索性起床,然后把房间里的被子都叠一叠,还有四床被子 没叠,范哥就进来看见我在叠被子,连忙把我拉出去,并说: “小弟起床了! ”客厅里所有的 人都跑到寝室门口抢着给我握手, 还是跟昨天他们给领导握手一样, 嘴里说着 “小弟辛苦了” 的话,我在想这是不是他们待客之道呢。

不过早上跟我握手的人比昨天还多了几个。

接下来 也跟昨天晚上睡觉之前一样,有倒水的,挤牙膏的,拿毛巾的,递鞋子的。

洗漱完毕就跟他 们一样坐在客厅里,围成半月形的,然后一个个开始自我介绍,完了就以击鼓传花的游戏来 确定谁唱歌,简单唱两句也行,就这样等待领导的起床。

没过多久领导就起来了,前一天我 没见过,有点儿小帅,戴个眼镜,一副文绉绉的样子。

领导从寝室里出来后还一样的握手, 还说一样的话。

去洗漱的时候跟我一样有几个人伺候着。

忙完这些就坐在靠窗户的位置,简 单对我说了句: “小弟,可能没见过我吧,给你简单的介绍一下,我来自湖南,我叫**,是 这个寝室的领导,你昨天过来的,对这个地方不熟,今天呢就让你师父还有你朋友带你出去 转转,顺便了解下这个行业。

”所说的师父就是范哥。

我没理他,只是点了下头。

“开饭! ”听见从领导口里说出来的,只见所有的人都冲向厨房,还以为是抢饭吃呢, 我也准备起身朝厨房跑, 这时我朋友站起来走到我面前按住我说你坐这儿就行了。

从厨房里 出来的那几个人分别拿着东西,都不一样,有端菜的,拿勺子的,端碗的,拿筷子的,还有 拿电饭锅的,那什么东西的干什么活。

拿勺子的就盛饭,拿筷子的就把筷子插在碗里,搞得 跟烧香一样,笔直笔直的竖在碗当中。

领导再次发话,又说了一次吃饭,然后一人手里就端 了一碗饭,等都准备好了的时候他们很有默契,异口同声说: “领导吃饭,小弟吃饭,各位 老板吃饭,我自己吃饭! ”

 
 

微信扫一扫 送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