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与美文

 时间:2018-06-28 00:31:33 贡献者:xudeyuan1981

导读:美食与美文我睡前有看会儿书催眠的习惯。睡前挑的书需有技巧,如果不幸选中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就会兴奋到两三点睡不着。又如前两天读了梁实秋的《雅舍谈吃》 , 半夜十二点躺在床

美文美句
美文美句

美食与美文我睡前有看会儿书催眠的习惯。

睡前挑的书需有技巧,如果不幸选中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就会兴奋到两三点睡不着。

又如前两天读了梁实秋的《雅舍谈吃》 , 半夜十二点躺在床上犯馋瘾,恰如书里所说,“人之犯馋,实在饱暖之余,眼看 着、回想起或是谈论到某一美味,喉头像是有馋虫搔抓作痒,只好干咽吐沫”, 可惜未能“得遂所愿,恣情享受,浑身通泰”。

尽管深夜谈吃很不厚道,但我还是喜欢读美食文章。

写美食文章的人各有各的 特点。

比如汪曾祺写吃,一半篇幅都是自己的下厨经验,是真会过日子的人;比 如陆文夫写吃,苏州的种种风物渗透其中,让人对苏州天堂浮想联翩;比如梁实 秋写吃,博古通今且风趣幽默。

梁实秋提到杀黄鳝之残忍,讲了个《颜氏家训•归心》里的故事:“江陵刘氏,以 卖鳝羹为业,后生一子,头是鳝,以下方为人耳。

”还补充了一篇莲池大师放生 文,顿时吓得我不敢动筷子了!结果先生下半截淡定地表示:“信有因果之说, 遂作放生之论。

但是美味所在,放者自放,吃者自吃。

”好一句吃者自吃。

《雅舍 谈吃》 里还提到徐志摩每值秋后必去杭州西湖烟霞岭下翁家山访桂,吃一碗煮栗 子, 认为是一大享受。

有一年他去了, 桂花被雨摧残净尽, 他感而写了一首诗 《这 年头活着不易》 。

(吃货哭了)总之,写美食文章的人都是爱生活的人不会错。

有人说吃永远没法写好,因为百读不如一吃,我看倒未必。

夏日卧于竹席上看别 人漫谈美食是自有一份轻松惬意,被勾起馋虫后的口舌生津也是一种乐趣,想象 下没吃过的(所谓脑洞) 、回忆起吃过的,顿感人生丰盛,放下书本后的觅食则 是满足自我与打破想象的拉锯。

对此,梁实秋在书里记下了一个作为吃货的深刻 体验:“我曾痴想北平羊头肉的风味,想了七八年;胜利还乡之后,一个冬夜, 听得深巷卖羊头肉小贩的吆喝声,立即从被窝里爬出来,把小贩唤进门洞,我坐 在懒椅上看着他于暗淡的油灯照明之下,抽出一把雪亮的薄刀,横着刀刃片羊脸

子,片得飞薄,然后取出一只蒙着纱布等羊角,撒上一些椒盐。

我托着一盘羊头 肉, 重复钻进被窝, 在枕上一片一片的羊头肉放进嘴里, 不知不觉的进入了睡乡, 十分满足的解了馋瘾。

”这段读得我禁不住想象大冬天缩在被子里还忍不住不停 伸手拿枕边羊肉的画面,能够嚼着肉睡过去真是人生幸福。

不过,梁先生在此后 也说了句深刻的大实话:“老实讲,滋味虽好,总不及在痴想时所想的香。

”人生有一张嘴,舌上五味蕾,真是天生容易犯馋瘾。

不过究竟什么是馋,怎么看 这个馋,我十分同意梁老先生的看法:罗马暴君尼禄,在大宴群臣的时候经常撕 下一根根又粗又壮的鸡腿,举起来大嚼,那不是馋。

埃及废王法鲁克,据说每天 早餐一口气吃二十个荷包蛋,也不是馋。

对某一种食物有所偏好,大量的吃,这 是贪得无厌。

馋,则着重食物的质,最需要满足的是品味。

说到底啥是品位其实我也不懂,忽然想起一个曾经挺流行的说法,就是“小资”。

八十年代苏州陆文夫写过一个著名的中篇《美食家》 ,主角朱自治在 “我”高小庭 的眼里倒真的是个标准的资本家, 而且是个好吃成精的美食家——早晨要起个大 早去朱鸿兴吃头汤面, 接下来到阊门石路去蹲茶楼,在茶楼里要讨论中饭去新聚 丰、义昌福,还是松鹤楼。

如果这些地方都吃腻了,就与同伴雇上黄包车或者马 车,到木渎的石家饭店去吃鲃肺汤,枫桥镇上吃大面,或者是到常熟去吃叫花子 鸡……啊,这种腐朽糜烂的资本家生活请务必带上我!过不起小资生活, 寻常人的四季美食咱还是能吃得上的。

最后我一定要引用下 《雅 舍谈吃》里的这段,与各位爱生活爱美食之人共勉——“开春吃春饼,随后黄花鱼上市,紧接着大头鱼也来了。

恰巧这时候后院花椒树 发芽,正好掐下来烹鱼。

鱼季过后,青蛤当令。

紫藤花开,吃藤萝饼,玫瑰花开, 吃玫瑰饼;还有枣泥大花糕。

到了夏季,„老鸡头才上河哟‟,紧接着是菱角、莲 蓬、藕、豌豆糕、驴打滚、艾窝窝,一起出现。

席上常见水晶肘,坊间唱卖烧羊 肉,这时候嫩黄瓜,新蒜头应时而至。

秋风一起,先闻到糖炒栗子的气味,然后 就是炮烧涮羊肉, 还有七团八尖的大螃蟹。

„老婆老婆你别馋, 过了腊八就是年。

过年前后,食物的丰盛就更不必细说了。

一年四季的馋,周而复始的吃。

”祝你有个好胃口,每天都是好日子。

 
 

微信扫一扫 关注一点知道
微信提问题 答案马上自动回复